您的位置: 海西信息港 > 汽车

为什么4G不是中移动救命稻草

发布时间:2019-05-15 01:11:32

每一次技术升级都是一次产业翻盘的契机。中国移动在2G时代接近八成的市场份额,在2009年以后由于3G启动被联通、电信逐步蚕食,乃至不久前不能不公布了其史上净利下滑的季报。

对于中国通讯市场来讲,即将开幕的4G,意味着另一次格局调整的因子。中国移动能否借此扳回一局?4G时代的大流量经营,对三大运营商又有着怎样的SWOT棋局。

4G在中国的到来是挡不住的,因为推动4G的气力太强大了:比如关注自主知识产权产业发展和GDP增长的政府;比如希望更多生意蛋糕的系统设备商(华为、中兴、爱立信等)和终端厂商(华为、中兴、苹果、三星等)。

当然,无论从动机还是实际动作来看,中国移动毫无疑问也是其中为重要的推动力量之一。这是由于,在3G时代郁郁不得志的中国移动,被普遍认为将是4G的受益者。

有观点认为,中国移动将凭仗雄厚的资金实力迅速建成覆盖全国的4G络,而电信联通则苦于资金有限没法大规模建设4G络,因此中国移动将再次一骑绝尘,远远的甩开它的二位老对手。

事实如此吗?我的观点是:4G并不能拯救深陷3G泥潭的中国移动,中国的电信市场格局也不会迅速产生变化。

4G制式不占优

预计中国将在2013年下半年到2014上半年之间发放4G牌照,而中国移动也将名正言顺的发展其梦寐以求的4G业务,一旦拿到正式运营牌照,其营销推广力度将是空前的。对于移动七亿多用户来讲,虽然4G的普及还有点远,但再过一段时间就能用上的望梅止渴效应,至少可以让欲倒戈联通电信的中国移动用户心安一些,从而使中国移动客户流失止血。

中国的4G牌照虽然还未发放,但可以肯定中国移动、电信和联通不可能三家都只拿LTE-TDD牌照,中国将会同时存在LTE-TDD和LTE-FDD两种络制式的运营商,且毫无疑问中国移动将是主要的LTE-TDD运营商。

而运营LTE-TDD的中国移动相对于运营LTE-FDD的运营商处于明显的弱势。

首先,全球LTE-TDD络运营规模明显小于LTE-FDD络。从络早商用时间、全球用户量、已部署络数量等指标来看,LTE-TDD产业都远远落后于LTE-FDD,绝大多数LTE-TDD运营商都是所在国家的非主流运营商,运营规模较小。而全球主要国家的主流电信运营商的LTE络都是采用LTE-FDD技术,如美国ATT、verizon,日本docomo、KDDI,韩国SK等。

其次,LTE-TDD终端量少而价高。逐利的终端厂商将主要的4G终端开发资源集中到了LTE-FDD,导致上市的LTE-TDD终端数量远落后于LTE-FDD,而且多数TDD终端都是数据上卡、无线路由器或笔记本电脑,而非终端。

根据GSA发布的报告,截至2013年9月,全球终端厂商共推出1064款LTE终端,其中222款支持LTE-TDD络制式(其中23款为智能),而支持LTE-FDD制式的终端超过800款(其中超过340款为智能)。中国移动现在推动的兼容多模多频制式的LTE-TDD终端,更是增加了终端本钱。

第三,采取高频段频谱给LTE-TDD络建设带来难度。根据频谱特性,如果运营商具有中低频段频谱资源,相对于采用高频段频谱,只需部署相对少的基站便可完成大范围覆盖,既可下降络建设成本,又实现良好的覆盖,帮助运营商取得络覆盖优势,可有效提高运营商的竞争力。

工信部已经确定在1800MHz和2100MHz频段中未分配的两个60MHz频率资源(共120MHz频率资源)用于FDD频率,而将MHz高频段的全部190MHz频率资源计划为TDD频谱。意味着LTE-TDD运营商需要部署比具有更低频段资源的LTE-FDD运营商更多数量的基站,才能实现络的广域覆盖,而现在在城市里大范围部署新基站的难度很大,成本也相当高。这将使得LTE-TDD运营商的基站部署和络建设速度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中国移动LTE-TDD络采用高频段,而电信联通如果采用低频段部署4G络,将使得中国移动的络部署进度和成本处于劣势。

互联资源占比极低

移动占有中国60%以上的移动用户,却仅拥有少量的中国互联资源,将成为其发展4G和移动互联业务的重要瓶颈。中国移动为了满足其庞大用户对于互联应用日益增长的需求,需要租赁电信或联通的相干资源,同时意味着用户要跨络访问,对中国移动来讲一方面会产生巨额络结算费用,同时也将影响用户的访问速度,从而影响用户使用互联的体验。中国电信和联通占据大部分的互联资源,使得它们具备良好的流量经营和互联应用基础。

但从固定络和互联资源角度来看,中国移动实际上要受制和落后于中国电信和联通这两家老对手。

中国电信和联通占据大部分互联内容和应用资源。大部分互联内容和运用(如新浪、腾讯、百度、淘宝上的站信息和运用)都存在于专业的互联数据中心(IDC)。用户平时访问的互联内容和运用,大多数都是通过互联进入IDC来获取和使用。而中国超过60%的IDC资源掌握在中国电信和联通手中,其余多数被第三方专业IDC服务商占据,中国移动的有效IDC资源市场份额不到10%。虽然近几年中国移动的IDC建设投入达数十亿元,对中国TOP500的互联企业提供非常优惠的资费甚至免费,却仍然难以吸引到互联企业的资源进驻。

中国电信(51.93, 0.25, 0.48%)和联通垄断了中国互联骨干资源。4G所谓100M络速度主要是指等移动终端与基站之间的通信速度。而基站与互联资源(主要是IDC)的连接还是主要依托地下铺设的光缆来进行,这些连接全国各个城市之间的光纤络就是互联骨干。2001年中国电信南北分家时,中国电信长途骨干按照光纤数和信道容量进行分家,其中北方十省与通、吉通合并后的中国络通讯集团公司占有30%,南方和西部21省组成新的中国电信占有70%。中国电信经营管理的骨干CHINANET是中国互联络的基础络,是中国、主要的骨干。而中国移动长期以来以经营移动通信为主,对骨干的需要不大,也因此未投入大量资源建设全国性的骨干络,而现在要再进行全国性的骨干络建设,不但成本高昂,建设难度也极大。

另外,中国移动的国际出口带宽资源仅占11%的份额。

4G用户培育没法一挥而就

虽然中国移动的4G络建设运营会遇到各种困难,但凭仗其雄厚的资金实力,还是会快速的推动移动络建设,并终建成一个覆盖全国的大型移动络。但络覆盖仅仅是络运营的基础,关键是如何获得用户,并引导其消费而带来收益。这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

首先,从语音通信向以流量使用为主的消费习惯需要一个较长的进程,需要逐渐从语音消费为主转向流量消费为主,从小流量逐步增加到大流量消费。

根据思科(22.57, 0.01, 0.02%)2013年2月份发布的关于全球数据流量预测的报告称,亚太地区的移动用户每月使用数据流量将从2012年的平均136MB(中国移动用户2012年平均约100MB)增至2017年的约1.75GB。爱立信(11.91, -0.07, -0.58%)2013年6月发布的《流量与市场数据报告》显示,从2012年到2018年,全球流量复合年增长率到达50%,即到2018年会增长12倍。按照这个增长,中国移动用户2018年月均消费流量约1.2G。从以上分析预测,可大致推断中国移动以G为单位的4G主流流量套餐,将至少需要4年后的2017年才有广泛的用户使用。

其次,络用户的资费消费习惯改变需要漫长进程。中国移动2012年用户ARPU值为68元,每位用户平均每月使用约100M付费流量。根据移动的套餐100M左右的流量资费约10元。而中国移动在温州和青岛推出的4G试商用套餐是2G、4G、8G、15G的包月费用分别为50元、80元、120元和200元,依照平均采用80元4G流量来计算,用户需要从100M(0.1G)转变到4G(增加40倍),从10元流量费转变到80元流量费(增加8倍),流量费乃至超过了目前中国移动用户的整体ARPU值。

而从日本三大电信运营商DOCOMO、KDDI和Softbank,以及美国电信运营商ATT这四家运营商来看,4G的到来并未明显提升他们的ARPU值,DOCOMO和KDDI的ARPU值反而延续下落。

也就是说除非4G流量资费大幅下落,否则普通用户根本不可能使用动辄几十上百元的流量套餐。即便我们乐观一点预计,未来随着民众收入的增长,也许大家的流量费会逐渐增加,但若要增长8倍,也需要一个漫长的进程。

第三,较低的3G用户渗透率也将影响中国移动4G业务发展。让用户直接从2G向4G逾越式迁移,就像让坐马车的人一下子上高速公路,会出现络适应性问题。也就是说,3G用户是的4G潜在用户,而不是2G。而截至2013年6月30日,中国移动用户总数达7.4亿户,其中3G用户总数1.37亿户,3G渗透率为18.51%。而中国联通和电信的3G渗透率分别为38.15%和50.05%。

中国移动目前多数用户都是2G用户(占比81.49%),3G用户才占18.51%,如此不健康的4G发展基础,将会影响中国移动4G用户的发展进程。相对来讲,3G用户比例到达38.15和50.05%的中国联通和电信,则具备好得多的4G业务发展的用户基础。

中国移动进入痛苦转型期:4G预测与对策

中国通讯市场格局将不会因中国移动上4G而发生迅速的大变化。中国移动的4G业务从试商用到规模应用(4G用户渗透率达到20%以上)将需要经历年的时间,这是中国移动从以语音业务收入为主逐步转型为依靠数据流量收入为主的进程,是其2G、3G用户大规模迁移到4G的过程。

而在这一过程中,以语音为主的移动业务收入结构将可能崩溃,数据收入远不能弥补语音收入的下落,ARPU值和利润将快速下降,进入痛苦转型期。

中国移动去年语音ARPU值约是数据ARPU值的5倍,在联通电信的进攻下,中国移动赖以生存的2G语音业务将快速降价,从而导致其整体收益下落。

这实际上是中国移动在还它在3G时期欠下的债。这期间,中国电信的基础络和互联资源优势逐渐显现,中国联通则继续凭借3G时代积累的络制式保持一定优势。中国电信市场格局将保持相对稳定。

5年后渗透率不足20%

截至2013年9月中国移动有7.55亿移动用户,根据中国移动整体用户普及率,及近些年中国移动和全球移动用户增长趋势,预计到2017年底中国移动用户可达到约10亿用户,到2018年底可达到10.55亿用户。这是预测中国移动未来几年4G用户渗透率的基础。

瑞银证券在2013年1月发布《2013年中国通信行业展望》报告称,中国的 LTE 发展总体上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预计中国 LTE 用户渗透率1直到 2016/2017 年才会到达具有实质性意义的10%水平关口。按照瑞银这个预测,以中国移动2017年移动用户数量达到10亿计算,可推断2017年中国移动的LTE用户数量约1亿户。

爱立信2013年6月发布的《流量与市场数据报告》,预计到2018年全球移动用户将达到91亿户,其中LTE用户将到达20亿户,渗透率为22%,而亚太地区的LTE渗透率与全球渗透率接近。假设中国移动的LTE渗透率与亚太地区的渗透率接近,而中国移动2018年移动用户约10亿,推断出中国移动2018年的LTE用户数量约2.2亿户。

2013年1月TD产业联盟发布的《LTE-TDD产业发展白皮书》称,在中国移动1家LTE-TDD运营商,和2013年发放4G牌照的情况下,2016年中国移动LTE-TDD用户将会到达1.12亿。

再根据中国移动3G发展历史推断,中国移动的3G从2009年4月1日正式商用,到2013年3月31日,用了4年的时间,发展1.1437亿3G用户,3G用户渗透率15.74%。而现在的LTE-TDD络要比2009年时的TD-SCDMA更成熟,如果中国在2013年底发放4G牌照,到4年后的2017年底,按照中国移动的LTE用户渗透率比过去4年的3G渗透率高50%,即达到23.61%,以2017年底中国移动有10亿用户计算,中国移动的LTE用户数量预计到达2.36亿户。

综上数据,假定中国在2013年底发放4G牌照,参考TD产业联盟和爱立信数据,并采用瑞银证券、IHS和3G发展历史推断的2017年的3个数据,各取三分之一的权重,得出2017年中国移动LTE用户数量约为1.88亿(11/3+2.2881/3+2.361/3),LTE用户渗透率约18.8%。

中国移动该怎么做?

大型络的建设、运营和数亿络用户的迁移,需要一个较长的进程,而这对于全球的移动运营商中国移动来说,这是一个5年以上的过程。为了保持中国移动在这期间继续保持中国电信市场的地位,中国移动可以采取以下几种措施:

监管层面,敦促政府监管部门促进不同运营商之间的络资源互联互通和共享,提高间互通的Qos保障,降低间结算费用。

TDD产业链层面,如果有中国电信或联通任一家共同加入LTE-TDD的络运营阵营,对LTE-TDD产业链的信心支持和快速成长将有很大帮助,中国移动可竭力促进此事。同时推进国外运营商对LTE-TDD络的建设,尤其是欧美日地区主流电信运营商对LTE-TDD络的建设,将极大的推动LTE-TDD产业链的发展。中国移动可借助政府和华为中兴这些全球性电信设备商的气力来推动此事。

大力扶持TD终端企业,不只是苹果(520.03, -2.67, -0.51%)、三星、华为这样的主流终端企业,也要推动2、三线品牌厂商对于LTE-TDD终端的开发,因为更多的用户是长尾用户,物美价廉的2、三线品牌终端是他们的。

用户层面,加快对2G用户往3G(而不是4G)络的迁移,逐渐培养用户对高速络、对于智能机、对于移动互联的使用体验。为其过渡到4G奠定基础。而对于3G、4G终端和资费方面,中国移动需要将眼光放得更长远,为用户提供更多的补贴,加速用户对于终端和络的升级换代。

(作者简介:曾韬,TMT行业专家,长期关注研究中国IT通讯和互联行业。曾在中国电信上海研究院政府与企业产品部任职高级产品经理,原零点研究咨询集团TMT行业咨询总监。)

体寒痛经怎么调理好
经期延长淋漓不尽中药
排卵期出血是什么颜色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