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海西信息港 > 汽车

虚实战纪 三十、考试准备(下)

发布时间:2019-10-19 12:14:30

虚实战纪 三十、考试准备(下)

明白张龙潜在顾虑些什么,风星懒懒的开了口。

“不然就是季小子和左小子,除了他们以外你认识的人当中估计就没谁能布置好要求的这四个阵法了。和周丫头相比,你更愿意找谁帮忙?”

虽然季海云和左泠都和张龙潜走得很近,但季海云毕竟是奉命行事,一直保护着张龙潜已经让她很是感激歉疚交织出现了,之前她又任性的提了不少要求,现在要再麻烦他怎么想都不太好;至于左泠,虽然他确实为张龙潜着想,但他跟张龙潜的关系与其说是“朋友”还不如说是“师生”来得更为确切,即使再怎么亲近,张龙潜也总感觉他们之间隔着一层什么不可戳破的东西,导致她潜意识的不想让左泠为她付出太多。

要拜托这两个人吗?

考虑了几秒钟,张龙潜苦恼的叹了口气。

“……我还是先找小邈问问吧……”

当张龙潜来到410把自己的想法断断续续的说完之后,一直在整理东西的周邈头也没抬的给了她回答。

“可以。晚上来纵横家宿舍,那边有一个没人会去的练习场,我去申请一下,之后就在那里给你布阵。”

虽然有预料到周邈多半会一口答应下来,但这么近的时间还是让张龙潜意外的愣了一下:“这么急?反正我下月才考试,总共就四个阵法,不用这么快就开始练习也……”

“四个阵法?”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周邈终于抬眼看向了张龙潜,“那不是‘四个阵法’,而是‘四个连环阵’。根据布阵的顺序不同,四个阵法之间会产生不同的变化,各种排列再加上六种循环阵法,共有三十种变化。”

听到数字陡然扩大了七倍还多,张龙潜不由一愣,就听周邈平静无波的声音继续了下去。

“想在一个月内掌握这些,今天开始我都怀疑时间不太够,你还嫌早?要不是考虑到你还要练习法术,我肯定让你现在就开始练习。”

淡淡的语气却无法掩盖当中的严格,张龙潜也明白周邈说的是对的,于是她立即点头应是,然后便为了逃避周邈严厉的目光而跑回了道家木字练习场。

中午和下午的休息时间全都耗在了法术的练习上,然而张龙潜还是没有半点进展,她就像是卡在了瓶颈一样无法动弹,这让她心中忍不住的有些焦躁。为了平复一下这样的心情,刚到傍晚她便联系了周邈,提出想要提前进阵法练习一下,而周邈的回应只有淡淡的三个字

“过来吧。”

看来她早就提前准备好了。

“这么高的效率,该说真不愧是小邈吗?”

轻轻嘀咕着这样的话,张龙潜忍不住勾起一丝笑容,心情也稍微好了一些。

在季海云的陪伴下,张龙潜顺利的走到了纵横家宿舍区,而后便因为找不到周邈所说的那个练习场而拨通了她的,然后就在周邈的指引下穿过纵横家由古代建筑构成的宿舍区,拐进了一个没有照明看不出情况的场地。

接下来,张龙潜除了苦笑还是只能苦笑。

一脚踏进场地,眼前的昏暗场景便全部消失了,眨眼间就变作了一个有许多奇怪的色彩不停流动着的空间,天空如此,地面如此,往后看也只看得到同样的色彩,距离不远的纵横家的宿舍区以及一直跟在她身后的季海云却都找不到半点踪影。

“你自己先解着阵,两个小时后我再过来。”

就听周邈冷淡的声音飘飘忽忽的传来,随即四周便安静了下来。

“……虽然我明白‘亲身体会’很重要,但也不用一来就直接把我丢进来吧?我还什么都不知道呢……”苦笑着叹了口气,自知无法让周邈改变主意的张龙潜也只能向风星求助了,“大哥,这是只有一个阵法还是四个都在?”

借着张龙潜的双眼看了下外面,风星带着笑意懒懒道:“是四个阵法相扣着布下的,一个阵法变化其他阵法也会跟着变化,而且她还很卖力的增高了阵法的敏感度,嗯,这丫头果然有几分本事。”

听着风星啧啧称赞,张龙潜只能摇头苦笑:“我也知道她很有本事,可问题是现在我该怎么办才好啊?阵法方面我可是什么都不懂,动一下我都是虚的,但也不能一动不动傻等着她回来吧?”

“你当我是谁?放心,有我在,要不了多久你就能熟悉掌握这些阵法的变化了。”

风星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开心,张龙潜甚至都能想象他现在带着微笑的模样,可她的脑海中下意识浮现的却是风星那邪气的笑容,这让张龙潜感到了一丝不安,却也说不清这不安从何而来,于是完全不懂阵法的她也只能点头说好。

“那么,首先往左边走走。”

张龙潜立即听话的提脚走向左边,走了一小会儿却感觉有些不对,她下意识的停了下来,看看周围才发现色彩的流动速度比之前快了许多,转得让她觉得有些晕乎,于是她赶紧向风星问道:“怎么回事?”

风星的声音听起来懒洋洋的。

“你走的这个方向是正西方,而这四个阵法不管怎么变着花样的布置,往正西方移动都一定会触动所有阵法。”

“那你干嘛让我往这边走啊?”听见那毫不疑惑的语气,张龙潜不由哭笑不得的问。

“当然是为了让你‘亲身体会’了。”淡淡的回答之后,风星又道,“嗯,你原地站了将近半分钟,差不多了。”

“啊?”

心中掠过不好的预感,张龙潜立即反应过来的想要移动,却见周围的色彩仿佛漩涡一样急速转了起来,一股强烈的吸力陡然出现,她便身不由己的往下坠去了。

“一旦阵法触动,就不能在原地多做停留,否则就会被联动的阵法吸入中心部位。”

感觉自己还在往下掉落,周围也渐渐转为漆黑,就仿佛她掉进了一个无底洞一般,张龙潜连抱怨的心情都没了,只能有气无力的在脑海中回应淡定依旧的风星一句。

“……大哥你能不能早点说啊?”

“早点说了你还能‘亲身体会’吗?”

福州治疗龟头炎医院
南充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徐州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福州治疗男科方法
南充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