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海西信息港 > 网络

银簪的前世今生之今生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3:07:48

龙少游站在龙云当年站立过的地方,听着海浪声声,远处的海鸥漫舞在海天之间,此情此景就如爷爷的那本回忆录里一样,不过爷爷怎么也料想不到如今的定海城已发展的如此之繁荣吧。只可惜,他再也无法亲眼所见,亲身所感。犹记得病榻前,爷爷握着自己的手,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让自己代替他来看看定海城。于是今时的他,带着爷爷的骨灰从马来西亚来到中国定海城。因为人们常说的叶落归根,也因为爷爷的嘱托。只是连他自己都预料不到在这里会邂逅爱情,然而爱情鸟经不起长途的跋涉,它也有累得时候。    龙云一生未娶,后来他在偶然间遇见少游的父亲,或许同是华人的关系吧,他收养了这个还未成年的小孩,后来这个小孩长大了,把自己的名字改成龙念恩,再后来念恩娶妻生子,念恩的儿子就是现在的少游。小时候的少游不能理解爷爷为什么那么喜欢看海,而且一看就是一整天,自从看了爷爷的回忆录,他一下子就全都理解了。看着清澈如碧波的海面,龙少游打开骨灰盒,抓一把骨灰,有些许骨灰从他指尖溜走,他把骨灰一点点洒向大海,大声喊:“爷爷,回家了!”这一句回家,足足等了近七十年,这句回家中包含着一个海外游子对故乡的眷恋以及对未过门妻子深深的爱恋。撒完一点骨灰后,他冲波涛汹涌的海面大喊,“奶奶,爷爷回来了!”他相信此刻,海里的爷爷和奶奶一定已经相逢并互诉衷情。  似乎是为了响应少游的话一样,海面上出现一个女孩游泳的曼妙身姿,她如同一条美人鱼一样快乐而又自由的上下跳跃着。不对,美人鱼似乎被鲨鱼咬住了尾巴,在一点点地往下沉。不好,有人溺水!来不及细想的少游连忙跳海游向美人鱼身边,拦腰将她抱住一点点往沙滩边上游去。  沙滩上,他将她放平,轻轻拍打她的脸,“小姐!”然而女孩并没有一点反应,他看了眼她隆起的胸部,将双手交叉按压,水从她嘴里吐出,可是她仍然昏迷,没办法的他,只得扒开她的嘴巴进行嘴对嘴的人工呼吸,当他再次吸气将口中的空气送入她口中时,她悠悠然地醒来,张开眼睛发现自己被强吻!立马一把推开他的同时自己业已坐起,抬手就是一巴掌,“你这色魔!”说完起身往前跑,一脸错愕的少游,抓起自己的背包,收起盛放爷爷骨灰的骨灰盒,匆忙追她,不过,那个打自己巴掌和骂自己色魔的女孩早已不见踪影。  海边酒店的房间里,换过衣服的少游正用毛巾擦头发,想起那个在沙滩上的女孩,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不知道是否还会有机会再次相遇。为了打消掉这个有些无聊的念想,他半躺在床上看爷爷写的回忆录,自己仿佛也置身于那段峥嵘岁月中。而另一边被少游救上沙滩的女孩——麦子琪,大家都叫她麦子,则站在院子中央不断的刷着牙齿。  “麦子啊,这水不要钱的是不是?”说话的是女孩的妈妈,大家都叫她麦子妈,关于真名,旁人倒是都给忘了。  “老妈,你是不知道,你女儿的初吻被一个色魔给夺走了。”想到之前在沙滩上的一幕,她就觉得特别丢脸,那可是初吻啊,每个女孩看重的初吻,就这样轻易地被一个陌生人夺走了。这一天就这样在麦子的懊恼与伤心中过去了。  第二天,少游依着爷爷回忆录里的记录来到了海边祖屋,这里已经只剩一片断壁残垣,他依稀可见当年爷爷带着家丁看着火光中的家园,转身悲怆的离去,那冲天的火光是爷爷心中熊熊燃烧着的复仇之火,于是在之后的日子里,他践行着自己的誓言。沿着这条祖屋往上走,就到了掩埋无数生灵的山上,太奶奶的坟墓就在其中。在苍松翠柏间,少游仔细辨认着,希望能找到祖奶奶的墓,可惜太多的荒墓,太多的杂草,已经很难辨认出,终于,他还是找到了,拔掉一些杂草,墓碑上的文字早就已经模糊。他代替爷爷来向爷爷的母亲问安。爷爷在回忆录中说道,自己很遗憾没能再次回到母亲的墓碑前向她请安,但是现在他代替爷爷做了,虽然中间隔了将近七十年,他相信祖奶奶一定很欣慰,她就像所有的在那段岁月中的人一样被人们遗忘,但她依旧默默守护着这片土地,看着这些年翻天覆地的变化。  其实在那段岁月中的人们只是一群想过安稳日子的百姓,但命运之轮把他们逼上了绝路,只因他们是有血有肉、有爱有恨的中国人。如果历史可以重来,他们宁愿战争从未踏足过这片大地,战火从未蔓延到这里,只是,历史不能被改写,被记住的终将被记住,被夺走的还是要归还,这一笔血债,国人讨了八年。看过祖奶奶后的少游依着来时的路,拾级而下,再走一段路就是定海城内。高高的城门依旧在,两边站着些叫卖旅游用品的小贩。他走进城门内的同时被几个小贩叫住,他含笑拒绝。  少游沿着水泥路一路走,一路寻找,终于找到了在绿树掩映下的旧居。曾经这里被田富贵挂上过“维持会”的牌子,不知道现在会变成什么样。他轻轻推开这两扇朱红漆的大门,眼前出现了爷爷和太爷爷对练的情形,旁边站着爷爷痴傻而又善良的大哥,看得兴起的他忘记手里的茶杯,拍起手来,“啪”,茶杯掉了,父亲和弟弟停下,看着被打碎的茶杯以及有点懊恼的大儿子,父亲走过去轻拍他的头,表示没关系。也看见了爷爷救出自己的父亲和哥哥后,在旧宅里,劫后余生的短暂相聚的快乐时光。  “你找谁?”一个中年女子的声音出现在少游的耳畔,还未及他反应过来,中年女子突然大喊,“抓小偷啊,我们这儿进贼啦!”随着话音一落,从这幢大房子里出来几个手拿大锅勺、扫帚等人,他们个个一副誓死保卫家园的样子。  “大家请听我解释,我是龙……”少游的话还没说完,拿扫帚的麦子突然认出此人正是沙滩上强吻自己的色魔男,“我认得你了,你就是那个色魔。”继而又冲大家说,“他啊,是坏人,大家把他送到派出所去。”先前听说麦子被色魔骚扰的梁子,也就是手里拿着大锅勺的年轻人见小偷就是麦子在沙滩上遇到的色魔,就更来劲了,就这样几个人吵吵闹闹地把他扭送至派出所。全程,少游都没有说话的机会,直到派出所,他才在民警同志的询问下,表明自己的身份,并递上自己护照等相关证件。大家得知自己大摆乌龙后,都有点尴尬的同时也为今后自己的去处而担忧,因为他们得知少游是龙云的孙子,也是大家所租住的这间大宅子的小主人。许是因为麦子的名字,又许是想在旧宅里缅怀爷爷,少游突然想要住在这里,融入到他们中间感受一番当地的市井文化。他的请求,无可厚非,也令人无从辩驳,谁让他是房主呢。由此,少游住在了自家的旧屋里。  傍晚时分,院子里的那棵大梧桐树上知了不厌其烦的叫着。屋内的人们则围坐在一边,商量令少游打消收回祖屋的念头,商量来商量去,谁都得不出一个结果来。突然,有人灵光乍泄,这屋子里众多女子中,当属麦子为漂亮,要是由她去勾引龙少游,想来那个什么马来西亚少爷也招架不住吧。然而他的提议立马得来三个“不同意”,这三个不同意分别来自麦子、梁子和麦子妈之口,他们虽然心里都打着自己的小九九,但的结论都是不同意。  “好啊,那你们说还有没有其他办法?”那个人问三个不同意的人。  “那我用美味的饭菜馋死他。”梁子信心满满的,但在听了根叔的话后,立马就泄了气,他还不死心的看向好兄弟,在附近写字楼当保安的肥仔。肥仔原本是同意自己老爸的,但是只要梁子一瞪眼,他马上就调转枪头,“爸,要不我去把他绑了,然后丢到孔雀湖里?”  “儿子哎,那可是犯法的事,咱不能做。再说了,爸就你一个儿子,你要是没了,谁给我送终啊。”根叔马上否决掉儿子的想法。这下被麦子妈抓到把柄了,“你能心疼儿子,我还心疼我闺女呢。说什么,我都不会答应让闺女受这份罪。”母女到底是母女,平时俩母女怎么吵嘴,到关键时刻,母亲总是想着自己女儿。  根叔眼见局势一边倒,连忙说,“那好吧,那我们就举手表决。”他看了看他大家,“同意麦子去引诱那个龙少游的举手。”除了梁子、麦子、麦子妈和肥仔,所有的人都举了起来,而肥仔是为关键的一票,大家的眼睛都看向肥仔,看他举还是不举。他看梁子,做兄弟的,他怎么不知道梁子正在力追麦子,可是一看到老爸的眼睛,他终还是把手举了起来。  “肥仔,你?”  “梁子,对不起啊,我就我爸一个爸,你以后反正多的是机会,再说了麦子和龙少游是假的,等到他打消了那念头,麦子不是还是……”  “肥仔,你是不是又要讨打。”梁子生怕肥仔说出自己的心事,连忙堵住他的话,不过他这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唯独他自己不知。  “行了,这事啊,就这么定了。”根叔让麦子出去叫龙少游进屋吃饭。麦子一副杀身成仁、慷慨赴义的样子去外头找龙少游。  屋内大家围坐在一起请少游入席吃饭,席间,酒过三巡的根叔明显有点醉意,他又一次提杯,“龙先生啊,我来敬你一杯。”少游放下筷子,拿起酒杯与他对碰,一口饮进杯中的啤酒。根叔见他是个爽快人,也就不再提白天的乌龙事件。只是他见麦子没半点行动,于是在桌子底下踢了她一脚,提醒她,该出手了。麦子一副苦瓜脸,勉强现出的笑容,其实比哭还难看,她倒了杯啤酒,然后举杯冲少游,“那个龙先生,在沙滩上的事情,可能我真的误会你了。我向你赔不是了。”说完一饮而尽,其结果可想而知,她可是有名的“一杯倒”,从来都是滴酒不沾,这次为了房子的事,牺牲大了。麦子妈见状,连忙扶她进屋里。余下几人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全然没有因为麦子妈和麦子的离去而有所改变。期间,眼尖的根叔捕捉到了少游眼底深藏的担忧,心说,这俩人,有戏。  无论白天如何的热闹,夜幕降下来的时候,它还是遮盖住了白日的浮躁与喧嚣,只留下即将结束生命的知了在不厌其烦地叫嚷着,白日的热与夜晚的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睡不着的少游,走出房间,坐在石凳上,幻想着,在战火还未燃烧的日子里,少时的爷爷也是这样坐着看着星空吧。时间在他的幻想中一点点流逝着,一个声音的出现将他脑海中的影像又全都缩了回去,院子里的还是儿童时期的爷爷也被这个声音吓退到了时空涡轮里。他转身,借着月光,看清来人是麦子。  “是你啊。”  “嗯。”  “我还以为小偷又光顾了我们……”麦子想起白天的乌龙事件,禁不住笑起来。他被她的笑容看呆了,不由自主的说,“你的笑容很美。”马上他意识到自己有所失态,于是调整心情,问她,“你也睡不着吗?”  “哦,不是。我是肚子饿了。”麦子边说边去到厨房里找吃的,等她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她见他还坐在石凳上,“那个夜里头凉,小心感冒。”  “谢谢。”  麦子没说话,看了看他后转身走进房间。她的内心还是有那么一丝窃喜,一个女孩子被一个不算难看的男孩夸奖,还是挺受用的。这算不算是一个女孩的虚荣心呢。  虽然少游在马来西亚是集团继承人,但是他不像时下的富二代那样轻浮,既然决定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那就要找一份工作,好好感受一番爷爷故乡的人和物。正当他准备出门去看看爷爷送别奶奶的那个孔雀湖时,发现麦子在家,“麦小姐不用工作的吗?”  “我这几天休息。”麦子看他一副要出门的样子,“那个,要出去啊?”她原本就是个循规蹈矩的女孩,在她心中认定,应该是男生追女生,现在让她倒追,真是难为她了。  “噢,打算去孔雀湖看看。”  “那个地方挺漂亮的。”  “那我走了。”  “那,再见。”  少游转身跨出门槛,麦子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笑,然后转身,“我不叫喂。”  “那我也不叫麦小姐,我叫麦子琪,你和大家一样叫我麦子就可以了。”  “麦子,名字很好听。你以后叫我少游或龙少都可以。”他笑着说道。  “我的名字有这么好笑吗?”麦子气呼呼地问他。  “不是,我只是想到一个人,请你别介意。”他止住笑容,“你如果没事的话,可以请你做我的向导吗?因为我对这一带不是特别熟悉。”  “我……”麦子原本想要拒绝的,可是根数的话犹在耳边,房子,为了我们的房子,她把眼睛一闭,“好吧。”  “谢谢你。”  “不客气啦。”麦子尴尬的回应他的礼貌,在她周围还没有一个像他这样极具绅士意味的男士。就算梁子是帅哥吧,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两个人两相一比,终于明白缺少哪里,她笑了笑,问,“有想去的地方吗?”  “请带我去孔雀湖吧。”那是爷爷和奶奶分别的地方,就是在那里,爷爷送走奶奶。  “你可真会挑地方来之前,你一定查过我们这里,对不对?”  “我也是这里的人。”少游漫不经心的回了句。麦子语噎,无言,默默跟出。  俩人一同来到孔雀湖,然孔雀湖已不复当年之景象,两边已修整一新,失了几分天然,多了些人工雕琢的痕迹。这里就是奶奶去往大海的入口,是爷爷表明心迹的地方,闭上双眼,那首爷爷朗诵的《帆》犹在耳边……麦子看着他的样子不敢言语,站在边上,无聊的拨弄着背包上的流苏。她真希望时间可以快点过去,他的沉默可以快点结束,唉,谁来解救我这无辜少女啊!   共 13507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引发前列腺异位的因素有那些
黑龙江治男科的研究院
云南专治癫痫哪家研究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