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海西信息港 > 网络

杀母自杀扯开的社会之伤

发布时间:2019-10-13 05:13:15

  杀母自杀扯开的社会之伤

  相比叶瘦弱的肩上所曾扛下的离婚、下岗、父亲中风、母亲瘫痪等遭遇,她充满悲剧和荒诞意味的后半段生命,写到留给孩子的纸上,只有寥寥5个字:妈妈在河里。

  一个多月前,她亲手闷死了自己82岁的母亲,“为了"解脱"重病停药后极度痛苦的母亲”。母亲在被送院时,除了腰椎骨折的陈旧伤,还忍受着褥疮、低钾血症、营养低……心脏、肺等器官都面临衰竭。

  即便如此,这个只有一米六的小个子女人还是希望母亲能活着。那怕是老人已经处于“植物人状态”,她依然不同意接母亲回家,生怕有何闪失,直至在医院建议下签署“拒绝或放弃医学治疗告知书”。

  类似的故事和纠结每年都会在络上呈现,而更多的挣扎和无奈,则隐藏在这个社会各个不同的角落,可能是在高墙背后的阴影里,可能就在闹市炫丽的霓虹灯下。

  每当这样的社会悲剧一次次上演时,人们不得不问,是否存在一种可以兜底的社会救助机制?它存在于伦理与现实的矛盾之外,只是为了救助生命,或者让生命善终。

  凌晨的黑夜里,叶文楠决定由自己来解开这个悖论。她拔掉母亲的氧气管,看到母亲呼吸痛苦,又用枕头蒙住老人的脸,直至呼吸急促,直至四围陷入一片平静。她打来水,给老人擦干净,整理好衣服,坐在床边等待天亮。

  谁也不知在那个夜里,这个中年女人内心有多少充满痛苦的斗争,但是她周围的很多人看到,她照顾中风的爸爸6年,伺候瘫痪的妈妈4年,一天要打几份工,疲于奔命,“身体和精神都受到严重打击”。

  面对来查房的护士,叶只是轻声说,“我把妈妈闷死了”,然后等待医院报警,等待被警察带走。进入4月,在亲戚的请求下,警方将她由刑拘改为监视居住。叶文楠回到那个一个月只用3块钱电费的小黑房子里。

军事
意甲
西甲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