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海西信息港 > 旅游

原油成品油进出口或向民资放开

发布时间:2019-10-13 05:11:10

  原油成品油进出口或向民资放开

  生意社10月23日讯

  获悉,有关部门正酝酿变革现行的原油和成品油进出口体制,并有望向4家地炼企业批准2000万吨原油进口配额。这只是针对能源垄断放开链条上的其中一环。业内人士分析,从去年以来,能源放开的事例明显增多,不排除国家层面已有针对放开能源领域投资的通盘考量,这意味更多的社会资本未来将在海量的能源市场里畅游。 原油进口谋变千万吨配额落地 中国证券报日前从有关渠道获悉,针对2014年向地炼开放原油进口资质一事,有关部门已召集相关研究机构设计地炼进口原油的分配原则和方案。 “现在地炼进口都是一事一批,方案就是要把地炼进口原油的分配原则和方案固定下来,有章可循,估计很快就会出来。”安迅思油气行业信息总监刘传军告诉。 据该机构介绍,在可能出台的原油分配原则中,地方炼厂一次、二次装置配套情况,尤其是加氢精制、加氢改质等提高油品品质的炼油装置的配套情况,将是主要考虑因素之一,这也与成品油油品升级的趋势相适应。 发改委近日印发通知,要求自9月底开始用两个月时间,对全国范围内所有石油加工企业的基本情况、装置能力、生产情况、技术经济和环保指标等内容进行普查,这也被业内解读成为是在为向地炼开放原油进口资质做一定准备。 除原油进出口外,对于成品油进出口,有关部门可能也在酝酿变革。就在上周,国家发改委经贸司约请有关部门和单位,就成品油市场化改革中的有关问题进行了研究。值得注意的是,发改委经贸司一直主管主要工业和原材料的进出口总量计划和配额,业内人士分析,会议极可能与进一步放开成品油进出口资质有关,而非早先其他媒体误读的再启成品油价格改革。 业内人士分析,目前国内成品油供应充足,国内炼油能力过剩趋势明显,此时进一步扩大成品油出口,不会因此担心造成国内成品油供应紧张。但由于目前国内成品油与国际成品油仍存在差价,因此如果进一步开放成品油进口,还需防止企业利用国内外市场价差进行大规模无风险套利行为。 无论是原油还是成品油进出口,如果能够进一步放开,对于行业而言都将是好事。据了解,有关部门在酝酿方案的同时,近日还将批准4家地炼企业2014年的原油进口配额,目前有消息称东明石化、中化弘润、海化集团等企业可能分享配额。 “有人说已经见到了批文,有人说已经批了但批文还没看到,但应该是批了。”知情人士认为,地炼企业获得如此数量的原油进口配额,是对我国现行原油进口体制的重大突破。 “目前推广原油期货的阻力,就是原油进口主要掌握在中石油和中石化手中,由于参与主体太少,海外和国内其他参与者都面临逼仓风险。”刘传军认为,尽快开放原油进口权,扩大原油进口配额,也有利于原油期货的推广。 原外经贸部出台的《国营贸易进口经营管理试行办法》规定,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自动进口许可管理机构在公布的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数量内发放自动进口许可证明,达到该数量后不再向非国营贸易企业发放原油的自动进口许可证明。这意味着没有原油进口配额的非国营贸易企业,将无法进口原油。 目前,我国只有中联油、中联化、中化和珠海振戎等少数几家企业拥有原油进口权,而此次获批的4家企业中,就有中化旗下的地炼,这意味着地炼企业可以通过中化直接进口原油,而不再需要委托拥有原油进口权的企业代为进口。 对于没有原油进口权又没有炼油能力的企业,除需要由拥有进口权的企业代为进口外,在进口原油的实际操作过程中,必须持有中石油和中石化同意购买地炼企业利用非国营配额的原油并安排生产的书面文件,即所谓的“排产计划”,海关才批准办理通关手续。 “排产计划”旨在卡住没有炼油能力的贸易商,但此次获批的4家企业,都是本身拥有炼油能力的地炼企业,因此一旦获得配额,意味着对于同时拥有原油进口配额和炼油能力的地炼企业,排产计划将逐步退出历史舞台。 打破三桶油垄断放开趋势明显 种种迹象显示,一场旨在扩大能源领域放开的顶层设计轮廓,正随着三中全会的到来越发清晰。目前情况来看,加速向社会和民营资本放开被几大石油公司垄断的上游油气资源;放开中游油气管道、原油成品油储备和LNG接收储运装置建设;放开原油成品油和天然气的进出口权,将成为此轮能源放开政策的主线。 2012年以来,国家层面向全社会资本放开的页岩气招标,无疑是能源领域放开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去年同时发生的里程碑事件还包括:发改委批复了广汇能源从哈萨克到新疆吉木乃全场25公里长的天然气管道,该管道也成为我国首条民营天然气跨境管道;中石油高调宣布引入社保基金、工商联产业基金和宝钢共同出资建设耗资1160亿元的西气东输三线。 值得注意的是,随后有媒体再次爆出消息,中石油拟将克拉玛依油田10个左右的地质区块,向民资和其他社会企业开放共同开发。尽管了解到,中石油通过昆仑信托打包克拉玛依区块,更多是因为缺钱,而非开放,截至目前该项目也没有更新进展。但这也从趋势上显示出向上游开放常规油气区块的可能性。 2013年以来,浙江天禄能源有限公司和舟山中际化工有限公司分别获得了由商务部颁发的原油仓储业务牌照。据商务部站披露,浙江天禄获得108万立方米原油仓储资质,而中际化工更拿下110万立方米原油仓储资质,成为当期仅有的两家获得原油仓储资质的企业。 此外,另一家民营企业新奥集团则获得发改委批准,允许其在浙江舟山建立首座民营LNG接收站。中国证券报了解到,东莞九丰原本从大型LNG运输船上接收LNG的中转站,近期成功直接从马来西亚进口了两船LNG,这实际上已经打破了三桶油对LNG进口的垄断。 被很多人忽视的是,2013年8月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在香港举办公司中期业绩会时,被问到今后石油行业开放力度究竟如何时,他表示中国政府正在推动行业的市场化改革,三中全会的改革力度会远远超出市场的预期。 放开迎良机酝酿市场利好 业内人士分析,按照目前中国天然气行业的发展阶段,将管道从中石油分拆出去是不太可能的。但考虑到近期引发中石油腐败窝案的,大多由于上游油气资源承包引起,因此此时借机将中石油上游部分油气区块拿出来向社会放开,遇到的阻力将会小。中国石油总裁汪东进在公司中期业绩报告会上就表示,公司实行扩大对外开放,加强国际合资合作方针,将从上中下游各个板块对外“全面开放”。 安迅思天然气行业分析师黄庆认为,从天然气的角度讲,目前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已达30%,受大气污染治理影响,未来对天然气的需求将很快达到50%。如果天然气资源主要掌握在三桶油手中,那么气荒有可能将越演越烈,因此吸引民间资本进入天然气领域,也应成为改革的主要方向。本报日前曾报道过,有关部门将以中石化新粤浙管道为试点,将其定义为国内首条以“代输”形式运输天然气的长输主干管道。同时,管道建设将向沿途所经地区社会资本开放。 目前,我国天然气主干管道主要以“趸售”而非“代输”形式运营,即管道公司将上游天然气资源买入后,再卖给下游用户,实现对天然气的统购统销。例如,中石油西部管道公司,在负责西气东输天然气运输的同时也负责销售,尽管财务上已经独立核算,但并不是真正独立的管道公司。 “趸售”体制有利于实现天然气资源的统一调配,对保证天然气管道利润、调动油气公司管道建设积极性有激励作用。但“趸售”体制阻碍了市场机制在上游资源和下游用户之间正常发挥作用,下游用户只能被动接受门站价格,不利于天然气市场竞争,降低天然气供应价格。 即将建设的新粤浙管道选择“代输”后,下游用户将有机会越过管道运营公司,直接与上游气源供应商谈判确定气源供应价格。新粤浙管道运营公司在以“无歧视”原则运输天然气的同时,只向用户收取国家发改委核准的管输费。目前在省级管道公司中,只有广东省管道公司以“代输”形式运输天然气,但在跨地区的主干管道中,新粤浙是首条真正意义上只收过路费的天然气“高速公路”,因此对于天然气管道的放开而言,同样具有里程碑意义。 业内人士分析,如果能源领域的放开进一步落实,对相关行业将产生重大利好。不过在刘传军看来,能源领域目前即便是放开,也会是分阶段、分步骤放开。一是限定对象,不是所有的公司想进就进;二是限定总量,继续保留原油和成品油的进口配额;三是对象想进就进,不可能一下子放开。此外,考虑到民营资本的资金和能力有限,因此放开的结果很可能是其他国字头企业跟上,民营企业真正能分得一杯羹的,仍在少数。

游戏杂谈
民生救助
民生视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