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不再隐秘的代工图行情资讯

2018-11-05 10:06:11

不再隐秘的代工 (图)行情资讯

在上海闸北区的永和路上,一栋并不起眼的小楼房里,呼延和她的员工们正在忙于法国时尚大牌巴曼(Balmain)的年轻线品牌Pierre Balmain的2011春夏新装的制造。

没错,这栋离大徐家阁不远的小楼,正是巴曼设在中国的加工工厂。

“我们并不隐讳在中国设有工厂的这一事实。相反,我们对此感到很自豪。”8月15日下午,巴曼专卖店在上海国金中心盛大开业。在宾客往来的开幕现场,巴曼公司总裁Alain Hivelin对坦承,“现在巴曼公司旗下Balmain Paris的少数产品和Pierre Balmain大部分产品均在中国制造和生产。但是这些设计全部出自着名设计师Christophe Decarnin和由他领导的、位于法国的设计工作室。”

从中国代工到中外合作

“中国制造”这个曾经令时尚大牌们隐讳不言的标签,如今正在被越来越多品牌承认。阿玛尼在欧美地区销售的许多产品,都会标明“Made in China”。而目前正在中国和北美市场大热的美国品牌寇兹(Coach),也诚实地为自己在中国生产的包袋缝上“Made in China”的标签。

“‘Made in China’不应该是低廉货品的代名词,更不意味着粗糙的手工和走样的设计。事实上,虽然很多中国工厂都不能让我满意,但是但凡有能力并终入选,为时尚品牌们生产商品的工厂,其技艺都能达到要求。”Alain Hivelin认为。巴曼这个品牌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在欧洲曾经创下辉煌历史,其创牌设计师Pierre Balmain更被誉为 “日装”。而眼下,Alain Hivelin并不认为“公开承认其在中国设立工厂的事实”会有损这个品牌的形象。

小黑裙和耸肩外套,是巴曼曾经征服了无数国际当红明星的标志性设计。“你看看这件黑色的小耸肩外套,在展示它之前,我们已经为此制作了十几次版样。在与法国设计工作室长达半年的沟通和定版之后,它才得以展现在人们面前。”在上海国金中心的巴曼专卖店里,呼延指着模特身穿的一件黑色外套说。呼延曾经是国家体操队队员,退役后开始了自己的服装加工和制造事业。两三年前,她与巴曼总裁Alain Hivelin结识,开始了合作生产Pierre Balmain时装的计划。

“早在两年前,我们已经和巴曼开始筹备合作。根据法国设计师的设计图,我们打样、制版、生产,但一直经过三四个季度的磨合,我们的制作才能达到法方的要求,得到公开展示。你现在看到的由中方厂房生产的巴曼时装,其实已经是我们生产过的第四季巴曼时装了。”根据呼延女士的计算,每一件在中国生产的巴曼时装,要经过十几道工序、几十个工时的制作,才能通过法方的检查和许可得以面世。

杰尼亚20年前便已涉足中国市场,而Dior早在十年前便已被中国人熟知。相对其他时尚大牌来说,巴曼进入中国显得有些姗姗来迟。

“也许是晚了些,但我并不认为巴曼‘迟到’了。在这几十年里,我亲眼目睹了中国的时尚制造业如何从婴儿一样学步,到成长至今天的规模。少数时装加工厂的制作技术已经发展到了国际的水平。”Alain Hivelin说,“我个人在几十年前就来过中国,而近的10年中,我来中国已经六七十次了,平均两个月一次。我不仅对上海很熟悉,还前往厦门、南京、成都、广州等地做过许多考察。所耗费的时间和精力,除了用于了解中国市场,更是为了在中国选择一家合适的合作工厂。终,我们选择了中国人呼延及其带领的工厂作为合作伙伴。中国人说,磨刀不误砍柴功,我想,为了挑选合作对象而花费的这些时间是值得的。”

中国代工曾经是时尚大牌们不愿承认的秘密。但这些位于中国山东、江浙、广东等地的代工或加工工厂的低廉劳动力、低生产成本和高效生产速度成为欧美时尚品牌不可抵挡的诱惑。一开始,它们将主体生产环节搬来中国,却在成品中贴上本国制造的标签。据报道,位于杭州高科技园区的盛宏服装公司,不仅受到阿玛尼的钟爱,生产过该品牌旗下Armani Jeans、Armani Exchange和Armani Collezioni系列服装,并曾经与Hugo Boss签约。“我们不折不扣地按照这些品牌的要求去生产,那怕是袖扣的位置,都不能偏差零点几毫米。”盛宏的创立人盛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但我的志愿是创办自属时尚品牌。”

与此同时,另一些品牌则开始尝试“中国制造”之路,他们尝试将旗下一部分产品授权给中国工厂制造,并贴上“中国制造”的标签。这些中国制造的时装和配件,大部分被销往欧美和非中国地区。1996年,Lew Frankfort坐上寇兹(Coach)的CEO位置后,便开始致力于降低该品牌的生产成本。一方面,他们关闭了在美国的工厂,一方面则在中国寻找加工伙伴。质量过关、样式时尚——尽管被贴上了“中国制造”的标签,许多消费者仍然接受了这个品牌。

巴曼与中国工厂大张旗鼓的合作,相反为这个骄傲的法国品牌迎来了一些好感。“这是我次听一个法国时尚大牌公开承认其在中国制造产品,那怕指明只是部分产品”。香港时尚品牌代理商Andrew Kwok在接受采访时说,“相比那些对中国生产这一事实遮遮掩掩的品牌,我认为巴曼更值得敬重。目前这个品牌在香港只开设了一家专卖店,但慕名前去的明星和名媛可不少。”

也有人对巴曼的这种大胆行为表示担心。“中国制造”过去常常被人与低廉货品相关联,许多品牌担心使用“Made in China”的标签将无法满足消费者的心理期望值。“根据我们的经验,中国消费者很难接受在中国制造的品。”杰尼亚与中国温州的一家制衣公司合资成立的“夏梦·意杰”全球战略联盟CEO Giorgio Delpiano曾说“中国产的杰尼亚在中国市场的接受程度竟然比欧美市场还要低。虽然价格更合理,但中国的消费者却更愿意为意大利制造的杰尼亚服装买单。”

合作带来新品牌, 但谁为新线买单

与中国厂方合作开设一条新线?巴曼就是这么做的。

“做一个成功的设计师,和做一个成功的市场品牌是两码事。后者,不仅要在时尚设计中把握时尚脉搏,还要在商业市场中顺脉动而行。”年过六旬的Alain Hivelin仍然称自己是个年轻人,他在年近花甲时作出的一个重要决定,便是为巴曼开设另一个新的品牌,一条更容易被年轻人接受的新线。作为时装发烧友们的之一,Balmain Paris代表着摩登、性感,也带有浓郁的摇滚气息。而新开设的Pierre Balmain品牌则是更为轻松实用的产品,人们可以用于日装穿着,同时适合于办公室及各种社交场合。“Pierre Balmain时装的价格将比同类的Balmain Paris高级女装低三分之一至五分之一,它将在中国市场中进行首推,而后进入亚洲和欧洲其他地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首先针对中国消费者推出的巴曼旗下产品,其设计仍来自于巴曼设计师Christophe Decarnin工作室,但是其绝大多数产品的制作和生产在中国完成。”

其实,7年前,杰尼亚也做过类似的尝试。1991年,杰尼亚在北京王府井[43.79 3.08%]饭店开出了家专卖店。10年后,他们尝试在中国寻找合作方,在探寻了千余家工厂后,他们与夏梦服饰有限公司达成合作协议,入股50%,在原夏梦工厂的基础上进行改造,成立了合资公司夏梦·意杰。

为了在中国市场上推出中档产品,杰尼亚与夏梦完成投资合作后,便推出了中档价位的时装品牌“夏蒙”。但杰尼亚次与中国工厂合作推出本土化品牌的这一行为,并没有如预期的那样获得巨大的社会效应。对此,代理商Andrew Kwok认为,“让中国消费者接受贴有‘Made in China’标签的品尚需时日,更何况接受一个具有半个中国血统的合资时尚品牌呢?一项品调研机构发布的报告中指出,虽然现在国内60%以上的消费者并不认为中国制造的时尚消费品就是廉价的象征,但仍有半数以上的中国顾客会因为‘Made in China’标签而不愿意购买该品的产品。”

相反的是,Alain Hivelin并不这么想。这位在5年前才彻底改变巴曼产品及风格的总裁说,“在我将巴曼重新定位成高级成衣以前,它以高级手工定制创造了过去的辉煌,但也因此在时尚市场中所占据的份额越来越少。当高级定制时代已经趋向没落的时候,我们不能固守着这一曾经创造了巴曼骄傲历史的传统不变。在金融危机时,有多少消费者能够真正购买得起一件价格80万欧元的服装呢?正是因为改变了定位,推出了巴曼高级成衣,这个品牌才重新焕发出活力。而在中国市场中首先推出的新线Pierre Balmain品牌,将是巴曼迎合市场脉动作出的另一举措。”

但是,中国消费者究竟是否能够为这样的产品买单?现在看来,无论是谁来作回答,都还为时尚早,我们只能在市场上拭目以待。

街机捕鱼
抛丸机价格
镀锌钢板天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