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棉花羊毛羽绒都在疯涨浙江纺织业遭遇成本劫

2018-10-29 12:12:56

棉花 羊毛 羽绒都在疯涨 浙江纺织业遭遇“成本劫”行情资讯

当湖州的缫丝企业正在为蚕茧价格暴涨苦恼时,浙江其他地区的纺织企业也在遭遇同样的成本高涨的难题。

今年以来,棉花、羊毛和羽绒的价格飙涨速度,一点也不亚于蚕茧。

去年9月以来,棉花价格飙涨一倍以上,一吨标准棉从8000元飙升到17000元;羊毛价格已经站上近30年来的高位;羽绒的价格更是在一年内从10万元/吨疯涨至26万元/吨。

原材料价格的疯涨,给浙江纺织业带来了巨大的成本压力,部分纺织企业已经开始通过提高价格的方式化解压力。业内人士预测,今年下半年,国内市场上的服装、家纺等终端产品,都有可能出现一波明显的提价。

纺织原材料竞相飙涨

“价格涨得太快了,而且还拿不到货。”柯桥一家大型家纺企业的采购经理林先生说。

“棉纱的价格几乎一天一个价,而且一涨就是一两千,前几天订出去的一批高支棉,这几天一算居然亏了十几万。”另一家主要生产面料的企业负责人说。为了避免亏损,不少面料企业要么加价,要么干脆选择毁单、停产。

数据显示,从去年9月份以来,棉花价格已暴涨了一倍多。

“上次棉价大涨还是2002年,但涨幅没有现在大。”林先生说,目前离新棉花上市还有4个月,但市场上的货源明显不足,各家企业都在绞尽脑汁“抢购”原材料,这也进一步推高了棉纱的价格。

除了棉花,羊毛和羽绒的价格也在经历同样的飙涨,澳大利亚产的原羊毛一年内价格涨幅也达到了50%,羽绒的价格涨幅更加惊人。

“90%含绒量的白鸭绒,一年内涨了两倍多。”位于萧山的艾美达国际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高柏林说。

短时间内如此巨大的涨幅,让做了很多年家纺的高柏林都觉得十分不可思议。但幸运的是,艾美达家纺在三四月份已经跟上游的羽绒生产企业签订了购销合同,支付30%-50%的订金后,锁定了全年的供货价格。

供需紧张?游资炒作?

“往年是坐等棉花上门,现在四处高价求购棉花。”林先生说,货源紧缺是今年棉花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

国家统计局日前公布数据显示,2009年全国棉花种植面积495万公顷,较上年减少80万公顷,棉花产量640万吨,较上年减产14.6%。

据中国棉花协会调查,虽然今年棉花种植面积稳中略增,但新疆等棉花主产区今年以来连续遭遇暴雪、低温等极端天气,全年的棉花产量依然不容乐观。再加上全球第二大棉花生产国印度停止出口棉花,分析人士认为,中国正面临着严重的棉花供应短缺。

据中国棉花预计,在8月底新棉花上市之前,中国棉花供需缺口可能会高达350万吨,而且明年棉花供应依然可能紧张。

羽绒也在面临产量减少的问题。去年下半年低温持续时间长,羽绒服市场需求大,今年各厂家都提高了预估量,目前都已经开始加大投入生产羽绒服。同时,从2005年底到2009年,原本价格在240元/公斤的羽绒持续跌到80元/公斤,农民养鸭的积极性受挫,不少农民减少了养殖的数量,加上鸭生长周期至少需要3个月,市场供不应求的矛盾在短时间内很难解决。

除了产量减少的因素,也有业内人士认为,游资炒作也很可能是纺织原材料上涨的另一“元凶”。

今年初,新疆浙江商会就估算,至少有100亿元的浙江民资撤离山西煤矿和国内房地产转战新疆棉花。

“棉花价格上涨,除供需矛盾外,不排除有游资和炒家在联手炒作。”位于柯桥的多丽斯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田小泉说,如同当年大豆一样,很多棉花供应商、棉纱经销商捂货不放,以炒高棉价,从中牟利,或是一些从楼市、股市中撤出的游资,加入棉花市场的炒作,使得本来就受供需影响一路上涨的棉花价格更加疯涨。都市快报 张鹏

碧桂园玖玺台
养森瘦瘦塑身
铸铁闸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