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新解货币政策稳与健如何发力

2018-10-31 13:40:54

新解货币政策:“稳”与“健”如何发力

“稳”和“健”的两只手将如何发力?  编者按 12月14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闭幕,“稳中求进”成为未来一年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总基调。毫无疑问,2011年是不轻松的一年,在各方乱流的影响之下中国经济大船走过了不平凡的一段航程。  稳,在当今国际国内形势之下显得格外珍贵,本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公报中,35个“稳”字体现的正是中央对于未来经济工作的导向性判断。而作为宏观调控中灵活的工具之一,货币政策引发各方密切关注。  这一“稳”一“活”恰恰体现着对于经济因素瞬息万变和政策基调的平衡,“预调微调”的力度拿捏便显得格外耐人寻味……  “稳”字当先:以增长求进  事实上,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召开之前,中央高层就已经密集开会研判当前经济形势。在5日召开的党外人士座谈会上,胡锦涛会议讲话用了“稳增长、调结构、保民生、促稳定” 12个字,将“稳增长”放在首位。这或许意味着,明年重点在应对经济放缓。受房地产和出口行业表现低迷的影响,以及两年前经济刺激政策效果逐渐消退的影响,中国的实体经济正处于放缓的区间中。  从中国自身纵向比较看,经济增速也呈现放缓的趋势:今年前三个季度,GDP增速分别为9.7%,9.5%,9.1%,低于去年10%以上的水平,也低于1979年~2010年年均9.9%的高增速。  新发布的11月数据亦是一喜一忧。喜的是,在政府政策的有力影响下,11月CPI增幅回落到4.2%的全年点。但略有担忧的是,工业生产和投资的回落幅度都要超过市场此前的预期。11月份,中国工业生产增速从10月份的同比13.2%下降至12.4%;11月份累计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从10月份的同比24.9%放缓至24.5%。  按这一放缓趋势判断,野村证券认为,2012年下半年之前中国经济将明显减速,预期一季度实际GDP增速下降至同比7.5%,2012年经济全年增长7.9%。  经济放缓虽然主要是中国政府主动调控的结果,但经济放缓幅度如果过大可能会影响后续发展、改革的各项政策基础。以11月的经济情况再回顾分析政治局预调、微调的政策表述,中国企业联合会研究部副主任胡迟认为,未来的政策走势仍然是密切跟踪经济走势,实时地预调与微调,加强政策的针对性。比如说,如果经济再继续下行,政策就适当往偏“松”的方向走,而如果CPI再出现反弹,政策就适当往偏“紧”的方向走。  货币政策微调  调控重心将迈向“稳增长”  在当前的基调之下,货币政策工具将会开启指向“稳增长”的服务模式。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在2012年将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然而在面临经济下行风险下的货币政策,“稳”与“健”的火候必然会与今年有所不同。  本月初,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发布数据显示,11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49.0%,环比回落1.4个百分点,自2009年3月份以来首次回落到50%的“枯荣线”以内。同日公布的汇丰中国制造业PMI指数也是创下32个月来新低,降至47.7%。很多人认为,这成为促使央行年底“意料之外地”提前“降准”的重要因素。  专家表示,在经济增速持续放缓,通胀回落的情况下,调控政策的主要目标将由“抗通胀”转为“稳增长”。货币、财政政策应双管齐下,提高中国经济内生增长动力。  经济增速趋缓结构调整显成效  在内外夹杂因素下,11月两项制造业PMI数据双双回落至50%以内,显示出经济增速回落趋势显现。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员张立群指出,11月份PMI指数继续回落,已经低于50%。经济景气从扩张转为收缩,预示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率将继续回落。但由于国内投资增长仍保持较高水平,消费增长稳中略有提高,因此未来经济增速回调将比较平稳,不会出现大幅下滑。[1][2][3]下一页在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蔡进看来,中国经济增速延续稳中趋缓态势,经济增速可能还有进一步回落空间。尽管说经济增长依然处于下滑趋势,但经济增长水平依然保持在稳定增长水平之上,预计全年GDP依然维持在9.2%的较高水平。  蔡进强调:“对于PMI拐点要有所把握,虽然50%是经济强弱的分界点理论值,但经济的拐点并非正好在50%,中国经济拐点应远远低于50%。”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宏观调控已显成效。购进价格指数继续回落,已经连续两个月位于50%以下,说明通货膨胀风险大为降低,前期的物价上涨对经济发展的不利影响趋于消退。  经济结构也有所改善,传统的基础原材料行业,如钢铁、有色、化工、建材等行业发展明显减速,一些对经济发展带动力强、符合国家结构调整方向的行业依然保持较快发展,表明经济发展具有更为稳定的支撑基础。  警惕内外需快速下滑企业生产动力不足  在巴克莱资本亚洲首席经济学家黄益平看来,虽然低于50%的数据并不一定预示制造业在未来数月中将衰退,但确实凸显出经济下滑的风险。  从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公布的11个分项指数来看,同10月相比,只有产成品库存指数、进口指数上升,分别上升2.8和0.3个百分点,其余各指数均有所回落,且多低于50%分界线。  其中,反映内需的新订单指数和反映外需的新出口订单指数回落幅度较大,超过2个百分点,均回落到50%以内。新订单指数全年呈波动下行,并且下行速度较快,11月回落到47.8%,为33个月以来首度回落到50%以内;新出口订单指数下半年也明显下降,整体徘徊在50%以下的局面。  海通证券宏观经济分析师刘铁军指出,虽然企业成本有所下降,但内外需大幅下滑将导致企业生产投资动力不足。产成品库存指数仍然加快上升,从一个侧面说明当前市场需求较为疲软。  张立群也表示,“新产品订单和购进价格指数回落,反映市场需求总体走低,企业生产经营困难可能从成本提高转向订单不足。”  从刚刚公布的工业企业利润也说明这一点。10月当月工业企业仅实现利润4383亿元,同比增长12.5%,前10月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速持续回落。  与此同时,欧债危机不断蔓延,短期趋势难以逆转,无疑将对中国经济造成更加深远的影响,其发酵效应可能延续至明年。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贸易研究室主任宋泓说:“欧债危机已致发达国家经济萎缩,也带来了发展中经济体的调整。中国还需警惕各种形式的贸易保护主义抬头。预计2012年中国出口贸易量将从今年的16%-17%下降到10%-12%。”前一页[1][2][3]下一页货币政策转向调控重心将迈向“稳增长”  在经济增速放缓,通胀逐步回落的情况下,不少专家认为经济发展的矛盾正在发生转化,中国的调控重心逐渐从“抗通胀”转向“稳增长”。  汇丰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认为,增长与通胀平衡进一步转向增长一边,预计管理层将进一步推出有针对性的调控政策,确保经济软着陆。   11月30日晚间,央行宣布下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此次货币政策放松不仅考虑到中国外汇占款近四年来首现负增长的因素,同时也考虑到中国经济增速下滑的不佳情况,体现调控政策的前瞻性、灵活性和针对性。  苏格兰皇家银行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崔历认为,存款准备金率下调标志着货币政策在有限的操作空间里小心向宽松转向。过去几个月的整体通胀水平已经放缓。这一有利趋势背后的主要推手其实是基数效应,但整体通胀的下行为央行带来一定的空间,而在不定的全球环境中弱化紧缩政策。  在农业银行战略规划部宏观经济研究员付兵涛看来,存款准备金率作为货币政策重要工具之一,其下调虽无助于直接增加信贷投放,但却有利于提高超储率,缓解市场资金面紧张程度,一定程度上促进存款的恢复性增长。“央行下调存款准备金率无疑是短期内缓解市场资金面压力的较好选择,也符合预调微调的政策导向。”  蔡进认为,当前一定要注意宏观调控的稳定性,宏观调控取向应保持积极财政政策和稳健货币政策方向不变,不能急于放松,也没有必要继续趋紧,可适时适度定向结构调整。他指出,稳增长并非通过货币政策,而应通过财税政策提高经济内生增长动力水平。(半月谈/ 桑彤 华晔迪)  政策虽“稳” 重点却有不同  12月14日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为2012年中国经济定下“稳中求进”的总基调,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双政策组合保持不变。此间专家接受采访时表示,货币政策“稳”字不变,但政策侧重点与2011年相比略有所变化。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表示,“如果说2011年的‘稳健’重点是为了抑制通胀,那么2012年的稳健可能更多是推动结构调整,维持经济的平稳增长,不出现大起大落。”  巴曙松说, 2011年的货币政策全年基本贯穿着将“抑制通胀放在首要位置”这个主线,尽管从全年角度看,CPI可能在5.5%左右,高于年初确定的4%左右目标,但近的CPI月份数据已回到4%左右,“抑制通胀”这个目标基本达到预期的趋势和方向。  “因此,在2011年的政策基调里,货币政策中‘稳健’的含义更多强调“偏紧”;而2012年货币政策‘稳健’的含义可能更多强调的是回到‘常态化’的环境中,以促进经济结构的转型。  综观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稳增长、控物价、调结构、惠民生、抓改革、促和谐”十八字无疑将成为明年中国经济“主线”。  巴曙松说,在经济环境没有大的变化情况下,中国明年政策基调与今年相比是比较一致的。同时,由于中国今年财政支出状况较好,能够提供足够的财政资金支持,推动明年“调结构”这样一个政策基调。  他认为,2011年中国实现了年初确立的目标,即“在防通胀、保增长和结构调整之间的一个平衡”,其中货币政策起到了一个非常“主导性的作用”。 2011年中国的货币政策从总量和结构两个方面,配合了整个宏观政策目标:总量方面,通过信贷紧缩,货币投放增速减缓,实现信贷增长平稳回落;从结构方面,货币政策通过减少对房地产信贷投放等融资限制手段,对局部资产泡沫进行约束。  “2011年全年,货币政策基调总体上保持了一个灵活调整的态势,这在2012年中会得到持续体现”。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扬认为,在12月9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特别提出“增强调控的针对性、灵活性、前瞻性”,这表明政策在维持总提法不变的情况下,“会有调整的预期”。  李扬表示,可以看出明年“稳增长”会比其他政策如“控物价”排在更加优先的位置上。因此,今后一段时间宏观调控的基调应该致力于在保持经济增长与控制物价上涨之间寻求适当的平衡,从而达到稳中求进的目标。(中新社, 魏晞)

前一页[1][2][3]

行星减速器
外盘期货招商
广州废铝回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