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海西信息港 > 养生

美国救生员模仿PSY江南Style被解雇 (2)游戏

发布时间:2020-03-27 17:15:40

美国政治极化方向与两党2020大选策略

选举体现出美国政治生态的3种突出趋势

在美国中期选举结束数往后,此次选举带来的冲击仍在延续。从选举结果看,党时隔8年重夺联邦众议院多数席位,而共和党保住了联邦参议院的多数席位。由于竞争剧烈, 一些关键州席位启动了重新计票程序,选举的终究结果仍未完全出炉。但选举所体现出美国政治生态的变化已较为清晰,并将对接下来的美国政治运行和下次总统大选带来深远影响。

此次中期选举时间节点非比寻常。选前,美国前后出现“邮包炸弹”和“犹太教堂枪击案”两起恶性政治性暴力活动,让选举的气氛变得非常紧张,也起到了一定的催票效应。两党为了选举也不遗余力,耗费巨大资金展开政治动员。据统计,两党为此次选举花销超52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此次中期选举的投票人数和投票率也有明显上升。据统计,当选投票人数到达1.14亿人,比2014年中选增加超过3000万人,投票率创下近50年新高。这类高热忱、高投票率使得选举所表现出的趋势变得更加明显。

第一个趋势是政治动员举国性不断提升,选民情绪在投票中的决定性作用增强。 传统观点认为,美国选民更关注地方事务,对联邦层面的政治活动和政客其实不关心。各州立法、行政遭到联邦党派轮替的影响较小。这类认识已不再符合美国政治的现实。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调查,过去几十年里,美国选民对其州长和州议员变得愈发陌生,但对参议员或总统候选人有着更强烈的感情。从1998年到2012年,投入参议院竞选的资金翻了1倍,而州长竞选投入几乎没有变化。美国媒体普遍认为,本次中期选举也不再聚焦地方议题,选民的投票意图是评判特朗普总统的施政表现。这类趋势带来的另一个结果是选民不再关心候选人提出的具体主张,而是针对每次选举的突出议题做出情绪性的选择 。

第二个趋势是两党支持者的分层愈发清晰。 从选举结果看,两党基本延续了2016年大选的选情态势。党继续在东西两岸、城市地区、青少年、女性、少数族裔和高等教育人群中占优;而共和党则在中部、乡村地区、中老年、男性、白人和低教育人群中占优。这类清晰的分层限制了两党的政治动员方式和政策主张,使得传统的红、蓝州划分不再起效。两党需要根据支持者的政治偏好设计策略。例如,党推行“民粹化”主张很难吸引政治上较为温和的城市、高收入和女性选民支持。而共和党的政见如果过于复杂,则很难被其支持者接受。

第三个趋势是党的人口结构优势正在不断扩大。 2016年大选,虽然特朗普在选举人得票上明显胜出,但希拉里的普选票比特朗普多了200万张。分析机构普遍认为,随着少数族裔出身人口的不断增多和美国进一步的城市化,党的选民人口优势将不断扩大,乃至将在2030年左右建立起绝对优势。从此次选举情况看,党在选区划分仍十分不利的情况下,仍然在众议院翻盘,人口结构因素在其中产生了重要作用。据美国相干统计,18岁至29岁选民的投票率相比2016年增幅超过50%,而党在这1人群中占优。在佛罗里达、德克萨斯等共和党的传统地区,受益于少数族裔的增多,两党的差距正在显著缩小。

政治极化正向碎片化、部落化方向发展

与2016年大选一样,本次中期选举展现出极为亢奋的政治氛围。两党均展开了积极的政治抹黑行动。选后构成的两党各控制国会1院的情况,未来两年两党在国会的党争将延续上演。从整体趋势看,从2010年开始的美国政治极化浪潮产生了一些奥妙变化。

政治极化的领域与两党核心政见差异偏离。2009年至2010年的“茶党”运动是美国传统守旧权势的一次反弹,其核心议题主要针对“大”、“奥巴马医改”等传统政治议题。奥巴马任内,两党也主要为这些政治线路上的“左右”之争争论不休,乃至造成关门等严重危机。但如今,美国国内政治中的极化已不再聚焦于“大小”的问题,而是如何对待非法移民、如何应对少数族裔对美国传统价值的冲击、如何平衡安全和隐私、如何评价政治人物等一些更加具体的议题。

政治极化正在变成各种政见群体的极端化、激进化。虽然两党争斗的色采在减弱,但在移民、族裔、女性等具体问题上,美国民众的极端化、激进化程度并未减少。基于这些具体议题,选民在互联上组建了各种阵营和同盟,热衷于传播政治愤怒言论和不知真伪的轰动性。选举前产生的“邮包炸弹”和“犹太教堂枪击案”正是这类政治愤怒的极端情况。去年以来,美国已产生多起类似具有政治目的的暴力极端事件,美国和两党恍如都没有能力阻挠此类行动。女权运动“我也是”(me too)则是另一种代表,该运动没有清晰的党派指向,却有着强大的否决政治能力。

这类趋势继续发展将构成美国媒体担心的“政治部落化”情况。即各政见群体均采取防御性姿态保护本团体的利益诉求,不愿通过妥协方式解决问题。移民、族裔等议题上的剧烈分歧在一定程度上削减了两党对其他传统议题的关注,加强了美国政治的内向化趋势。

政治右转面临变数,经济右转仍在延续

此次中期选举结果将成为两党预估2020年大选、调剂策略的重要根据。共和党方面,特朗普总统认为其既定策略基本起效,党内的保守派、“特朗普派”议员在增多,政治摇摆的议员在减少。这有助于共和党在下次选战时团结一心,减少内耗。但是,共和党在佛罗里达和得克萨斯两个大州的优势缩小、丢掉堪萨斯州州长席位、丢掉艾奥瓦州众议院席位等新情况也将让特朗普微调其策略,重点做传统“红州”的工作,应用其政治资源保护上述地区的选民利益。特朗普也将避免将非法移民问题与族裔问题挂钩,改进其移民政策在中间选民的形象。

党方面,该党的既定策略与实际结果出现一定出入。党本希望用带有鲜明进步主义色采的“蓝色浪潮”重点冲击共和党的传统选区。但从实际效果看,“蓝色浪潮”并没有成为一场政治海啸,进步主义色彩鲜明的党候选人多是在党的固有优势选区胜选。与之相对,温和的党候选人是摇摆选区的最大赢家,他们不但夺走了众议院28个关键选区的近半席位,并且赢得了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堪萨斯州和伊利诺伊州在内的关键州长竞选。选举结果让党的内部气力更加平衡、多元,但温和派和“左翼”存在内耗的可能。

两党围绕2020年大选所做出的策略将直接影响美国政治的整体方向。在政治层面,两党的民粹主义线路在本次选举中都遇到了一定波折,两党均发现极端性民粹言论“弊大于利”,树敌过量。两党都可能主动下降政策主张的极端色采,展开差异性的政治宣扬。美国政治的民粹化将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稀释,政治右转的趋势或许将告一段落。

在经济层面,两党的共同点正在增加。此次选举中,经济和贸易议题重要性显著着落,两党很难在经济议题上构成剧烈争执。特朗普执政后两党以绝对多数通过减税和预算案也体现出这类阶段性共鸣。以被广泛视为党2020年总统大选热门人选的参议员谢罗德⋅布朗为例,其在经贸、关税、多边贸易协定上的主张看法与特朗普如出一辙。

(作者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

月经量多吃点什么补
积食发热会咳嗽吗
奥利司他胶囊安全吗
月经不调一直不稳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